新闻是有分量的

利率并轨对商业银行影响总体可控

2019-05-30 13:07栏目:商业

【利率并轨对商业银行影响总体可控】日前,利率并轨被正式提上日程,未来将逐步加以推进。国际经验表明,作为利率市场化的“最后一公里”,利率并轨路径的选择颇为不易,面临的挑战也更大,其对商业银行的影响也更为直接和显著。(中国证券报)

  日前,利率并轨被正式提上日程,未来将逐步加以推进。国际经验表明,作为利率市场化的“最后一公里”,利率并轨路径的选择颇为不易,面临的挑战也更大,其对商业银行的影响也更为直接和显著。

  利率并轨可能实现路径

  尽管已经是利率市场化的“最后一公里”,但新的定价基准选择并非易事。在综合国际经验和我国当前实际情况后,笔者对未来利率并轨的可能路径进行了推演,但总体看不确定性仍然较大。

  预计贷款定价将推广扩大以LPR为定价基准,但在实际运行中有可能形成多种参考基准的局面。

  我国的LPR(贷款基础利率)于2013年推出,央行推出LPR的初衷即是希望商业银行更多地使用LPR作为贷款定价基准。因此,未来贷款定价“新锚”预计就是推广和扩大LPR定价。但目前LPR市场化程度并不高,LPR对政策利率和市场利率变动的反应不敏感,并未真正发挥出市场化定价和传导政策意图的作用。因此,贷款定价“换锚”的关键就是如何将LPR与政策利率或市场利率紧密联结。

  综合考虑国际经验和我国实际情况,猜测可能会采取让LPR直接锚定政策利率或市场利率的方式,即直接规定LPR以直接在政策操作利率(逆回购、SLF、MLF等)或市场利率(DR利率、SHIBOR等)基础上加点的方式形成。这种方式的好处是政策利率的变动能够快速完全地传导至贷款利率,但也面临很多问题。

  让LPR直接挂钩政策操作利率的主要问题是,目前货币政策调控仍是数量型和价格型兼顾,SLF等工具的主要作用是流动性总量调节,其利率对市场利率的引导作用并不强。理论上来看,SLF等利率应发挥利率走廊上限的作用,但实际情况确是市场利率时有突破SLF等工具利率的情况发生。让LPR挂钩DR等货币市场利率则存在两方面问题:一方面,DR、SHIBOR等利率的期限不完整,主要集中在隔夜、7天、3个月等短端品种,而贷款利率主要是中长期限;另一方面,DR等货币市场利率波动频繁,特别是在月末、季末等时点的波动性较大,而贷款定价基准要具有较好的稳定性。

  从其它国家的经验来看,尽管有官方的定价基准,但在实际运行中,不同银行、不同业务则会采用不同的参考基准。如在LPR的发源地美国,工商业贷款中有LIBOR、LPR、联邦基金利率等多种参考基准。鉴于目前我国基准利率体系尚不完善、货币政策价格型调控尚未完全成型,尽管预计央行会力推LPR ,但在实际运行中,不排除不同类型银行、不同类型贷款根据各自特点参照不同定价基准的可能,从而有可能形成包括LPR、DR、SHIBOR甚至国债利率等在内的多种贷款定价参考基准并存的局面。

  存款定价可能参考货币市场利率,但也存在不确定性。

  随着同业负债占比提高以及理财、结构化存款的快速发展,银行负债端很大比例实际上已经参考货币市场利率了。因此,存款利率的新定价基准直接参考DR、SHIBOR等货币市场利率的可能性较大。但与LPR类似,也同样面临期限不完整、波动性大的难题。也存在存款利率和LPR挂钩同一基准利率(如MLF等政策工具利率)的可能性,并在基准基础上加减不同点差。这种方式的好处是,央行调控政策操作利率可以同时快速传导到存款和贷款市场,避免银行出现存贷款定价变化不同步。这种方式的主要问题还是政策工具利率的有效性问题,目前还不完全具备条件。

  预计利率并轨将逐步渐进推进,“先贷款、后存款”仍是基本策略。

  如前所述,就目前的国内金融环境条件而言,直接快速实现利率并轨并不现实,各种可选路径的条件都还不成熟。利率并轨还需要在基准利率体系构建、国债市场进一步完善、价格型调控机制的健全、利率走廊机制完善等诸多方面加以配合。因此,预计未来利率并轨仍将采取逐步渐进的推进策略,鉴于存款利率彻底放开上浮的影响更大、对市场的影响更为剧烈,预计贷款定价“换锚”会先行,存款“换锚”会较为缓慢。预计可能率先出台的举措有:进一步简化和归并现有存贷款基准利率的期限结构,通过行业自律机制进一步扩大存款利率上浮,尝试引导LPR与政策或市场利率挂钩,等等。

  价格型调控愈显重要,货币政策保持稳健偏松。